遇见·祁连传奇丨造就山岳美学设计新篇章

  • 2019-07-08 08:13
  • 0

城和山存在怎样的关系?

有人上山像回到了家,

有人下山才能真正面对生活。

20190708_201254_000.jpg

我们邀请付琨和马德民两位都市文化里的山灵魂,

畅聊彼此的不安于市。

一位户外运动设计资深设计师,

一位户外运动专业推广主理人,

从交叠的生活经验里聊

对山的向往、山岳美学的理解、生活的答案。

关于进山这件事……

减少对装备的依赖,如果你可以在大自然里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那是最好的。——付琨

你会回到动物般的原始状态,你的背包就是你的家当,会学习更尊重大自然。——马德民

20190708_201254_001.jpg

付琨:大部分进山之前都很忙碌,因为山上通讯不方便,很多重要的沟通联系一定要在动身前处理完毕,有各种悬念在啊,其实心情通常很复杂,不过这是很难避免的,现代人就是这样子,但都还是希望能有多一些空档和时间可以上山。

20190708_201254_002.jpg

马德民:随性出发不易,随遇而安更难。我进山遇到过很多次抛锚或者陷车,第一次的时候还有些慌乱。慢慢次数多了也不着急了,抛锚就想办法修理,陷车就一点点挖车,实在无法靠自己解决的时候。就打卫星电话或者徒步去求援。一般来说,随身携带着帐篷和睡袋,以及食品,支撑个数天都不是问题。忐忑不安可能是我们到了不管是精神上或身体上都需要一种转换的年纪。

20190708_201254_003.jpg

付琨:2015年我们在祁连山里探路,被“失踪和救援”了一次,其实想想也有点好笑。就像进山宁愿摸早黑也不要摸晚黑,一个电话沟通能解决的,就不要惊动全世界(笑)。

20190708_201254_004.jpg

人都有潜能,就是在生死交关时你一定会硬着头皮走下去。——付琨

你必须很专心选择这一步,有余力,还要看后面路怎么走。——马德民

马德民:进山这件事情,一定要想办法把自己准备好,对自己负责,我的原则是决不拖团队后腿,当自己体力不好或受伤就自动退出,对其他人别是一种负担。

付琨:人都有潜能,就是在生死交关的时候你一定会硬着头皮走下去,不过到时候也还是要麻烦队友帮忙背配备,但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体能的极限阿,那真的有可能会拖累到别人,一旦登山,就最好能够完全自主。

关于从大自然获得灵感?

付琨:就跟你在平地慢跑有一点像,慢跑的时候会想出一些有的没的,我觉得越野跑比较多是那种不可预期的体验就是走着走着,不知道前方会碰到什么样子的地形和天气,我觉得那是丰富生命的一种方式。

马德民:对我来说是另外一种生活状态跟体验。在那个过程里,你必须很专心在选择你的这一步,有余力,还要去看后面的路要怎么走,怎么样选择最佳路线。其实我没有空去管其他事情,也没有对城市的牵挂。

20190708_201254_005.jpg

付琨:大部分我都是自己在走,因为前后会拉很远,其实也没有特别想什么,就慢慢走。

马德民:其实走路真的不太会想事情,反而是旅程结束后回想,才会发现步伐的专注。你在大自然里会回到动物般的原始状态,背包就是全身家当,你会更尊重大自然,你就会很清楚怎么样去回馈到生活。比如说,其实可以不制造这么多垃圾。还有更重视准备这件事,因为你一定要事先做好计划才能完成整件事。虽然现在的生活是在城市里,但不管是精神或内在,其实都在一个户外的状态。

付琨:人只要到山里面走一下,基本上就会感觉到生存的存在这件事情。日常生活不会有那么多身体的感觉跟生存的危机感,但是在山上,比较容易去感受自我,或是觉得有可能会死在这里的感觉,因为山里的确就是这样,路况不好、天气不好,就有立即陷入生存危机的可能性,但是我都觉得那都是一个可控制的危机,控制好你对山的知识,控制好对自己体能的掌握,我觉得可以达到的最好的状态,就是随时都可以出发。

20190708_201254_006.jpg

关于遇见·祁连传奇的设计观

大自然它不会因为你是哪种人而对你有所分别,所以面对它,你可以回到一个人最原始的面貌去重新看待自己,去了解到自己就是一个人。——付琨

付琨:山是一个很自然的存在,山就在那边,我就是去走走,尽量希望保持这种心态。有时候你会去想,人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工作、生活之外,生命的意义到底是怎么样?这本来就没什么标准答案,唯一确定的就是你就是过来这里体验一场,那你怎么样去丰富自己的人生是重要的事,而且那一部份也只有你自己能够去做,没有人可以帮你,所以山就那么近,那你为什么不去进入山里面,在那山里生活或试着去存活?

20190708_201254_007.jpg

马德民:除了祁连的千秋雪峰,微凉的山丘,我最希望这个设计奖杯里能够体现水。海拔4000米的柴尔龙海是祁连山迄今发现海拔最高的天然湖泊,被当地藏族同胞奉为圣湖。她是冰沟河的眼睛,洞察着四季的细微;她是祁连山的一颗眼泪,晶莹剔透、饱含深情,在云雾弥漫的雪山环绕中,更显清澈。当我们经过艰辛跋涉,驻立在湖边,回望脚下群山,有淡定与从容,有敬畏和尊崇;当我们迷离在这神奇的氛围之中,一种圣洁会从心里自然升腾,净化此刻的心境,流淌此时的心曲,弹拨来自天籁的心音。

20190708_201254_008.jpg

付琨:没有两座山会完全一样。我们在制作2019 野性祁连越野跑108公里组祁连传奇奖杯时,最终选择了陶瓷这一材质。虽然陶瓷最初发韧于中国,但是充分应用和设计的领先国度却属于日本、韩国和北欧等国家。比如日本长崎最知名的陶瓷品牌波佐见自开窑以来有超过400年的历史。意大利传统Maiolica陶器也赫赫有名,还有北欧极简主义风格的陶艺。特别是日本衍生出的金缮残缺美等风格。

20190708_201254_009.jpg

2016年深入甘肃和青海交界处的祁连山,驱车从路边冰川经过被宏伟壮观的冰川吸引,1000多公里的山脉就像山的海洋,微凉的山丘和凛冽的山风塑造了形状各异的地形。灵感其实就在路上。

望断祁连千秋雪

遇见·祁连传奇是目前中国在奖杯设计方面具有顶级水准的作品。它创造性地选择了陶瓷材料,山岩、冰雪和湖泊构成了它的要素。

岩石自有态度

最初我们希望是岩石和陶瓷的混合体,我们从山岩中寻找灵感,用找来不同形状的石头进行对比和测试。但是考虑到不同材料的结合关系与热膨胀系数,最终采用陶土烧制方案。

按照陶瓷的制作流程,先要用陶土捏成一定形状,这其中包括了拉坯和印坯等诸多环节。一件常规陶器的制作环节包括十多道工序,前后历时将近半年多的反复试验,当它最终呈现在我们面前时,它蕴涵的是对自然山水的向往、山岳美学的感悟和来自生活的实验。

设计制作/付琨(汇跑绘美)

材料材质/陶瓷主体和木质地底座

设计是提升审美和美感的手段,它可以是我们对于生活的提炼。付琨和马德民曾经合作创意过诸如环四姑娘山超级越野跑的奖座设计,这是他们再度携手把奖杯的设计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准。

20190708_201254_022.jpg

正如马德民所言,当你跋山涉水,感受着自由的风,终于抵达终点,捧起这座奖杯,感受着它的份量和质感。每一次看到它,便是回味在群山之间奔跑的时光,而不是面对那些冰冷的、模式化的奖杯。

20190708_201254_023.jpg

任何人在一生中都在寻找一个宝贵的东西。但能够找到的人并不多。即使幸运找到,实际上找到的东西在很多时候都已受到致命的损毁。尽管如此,我们仍然继续寻找不止。因为若不这样做,生之意义本身便不复存在。这是一种似非而是的生活观,告诉你怎么样去意识到自我存在,就像诗人辛波丝卡说的,那也是我的人生哲言,存在的理由不假外求。

20190708_201254_024.jpg

关于城和山的两面体

人在大自然里很渺小,出山后就好像是完成充电,不管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马德民

付琨:黑塞的《彷徨少年时》里面很重要的几句话,一只鸟出生前,蛋就是他整个世界,他得先毁坏了那个世界,才能成为一只鸟。这是说其实每一个人的人生,最终都在寻找一条走向自己的道路,你在寻找我。骨子里深植反抗,不断啄着体制与框架的外壳,渴望看见新世界。每个人都要去回答你要成为什么样的自己,但在现实生活中要成为一个如自己所愿的自己并不容易,但是每个人要为自己承担与负责。

马德民:我觉得我上辈子是一棵树。我喜欢树的安静而强壮,看见树的和平:你看它成长的时候,如果遇到别的枝叶,会礼让共存,一边给别人空间生长,一边持续往上寻找阳光。历史不是一个人往前走一百步,是能够让一百个人往前走一步。与一百个人前行不可能没有枝叶碰撞折损,但用心维系树与树的恭让,持续仰望追寻有光的地方。

7月20日将揭晓《遇见·祁连传奇》得主

Meet the legend of Qilian Mountain

    自己 马德 祁连 付琨 我们 设计 其实 就是 生活